北京八喜降级又是哭声一片——北京足球的德比如此艰难漫长(七)

通过admin

北京八喜降级又是哭声一片——北京足球的德比如此艰难漫长(七)

2012年,各个队都在补强。郭维维为了保住北京德比的根在顽强地努力。而同时北京八喜的球迷文化也在孕育,以陈振亭为首的八喜骑士军团把赛场氛围搞得异常红火。陈振亭,绰号“寸爷”,当时刚过不惑之年的他留着北京中年人流行了几十年的板儿寸,一身行头就充满着京味儿,因而得此雅号。而“陈会长”则是尊称,因为从北京宏登到北京八喜他一直是球迷协会会长。八喜俱乐部董事长郭维维对他说:“你带领的球迷是球队的第十二人,一定要让更多的球迷来到朝体!”陈振亭说,为了八喜的球迷工作,他经常急的夜不能寐,他一再鼓动球迷越在困难的时候越要支持俱乐部。做为会长的他并没有因成绩艰难而灰心,他积极向俱乐部管理层提建议,俱乐部也决心加大力度,用多种形式改善主场气氛。俱乐部的确给了球迷更多的优惠,八喜俱乐部曾开创了出四辆大客车接送球迷的先例,给每位球迷赠送美味可口的八喜冰淇淋,“周六朝体看八喜,周日工体看国安”成了球迷双休日的莫大快乐。陈振亭还推荐了光明日报著名记者王燕琦建立每天更新的网站,让球迷随时得到球队信息,被誉为最有活力的中甲俱乐部官方网站。

这个赛季非常艰难,不仅冲超无望而且大有降级的危险。尤其去广州与日之泉的比赛已经是最后的希望。陈振亭不禁叹息,十二年前北京宽利就是在广州不幸降级的,可别在同样的地方再翻车啊!他带着铁杆儿球迷来到广州,这次他特意带来几位嗓门大块头大的球迷,可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在体格相对瘦小的广州人眼里有些怪,尤其260斤重的金非和250金的“鸡腿儿”最显赫。十来个胖子走在一起很是壮观。从在火车上开始,就不断有人问他们是不是运动队的,到了广州更是如此,陈振亭领队被问的不厌其烦,最后想出了个馊主意:大家统一口径是北京举摔柔运动中心的,来广州是参加比赛的。这一招儿果然奏效,广州人看他们的眼神也不那么异样了。

八喜保级助威团的武成博是个白领还是居士,当武成博步入广州奥体中心的那一刹那,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比赛中去。最终八喜客场0比3不敌广东日之泉,对手在成功保级的同时,提前一轮送八喜降入中乙。同去的球迷几乎都流下了眼泪,而陈振亭没有落泪,他说: “我也难受,但是大家都那么伤心,如果我再哭了的话,那就全乱了,这么多人沉浸在悲痛中,总得有一两个脑袋清醒的吧。”

那场比赛的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情绪都很低落,有的球迷已经哭了出来,表示即使八喜降到中乙,也会继续支持它。只有武成博坐在角落一直低着头喝酒,开始大家也没在意他,等到酒过三循菜过五味,武成博突然端起酒杯和大家敬酒,微笑着安慰大家说没关系,咱们在中乙待一年,第二年我们还会回来的。正当大家表示认同然后干了这杯酒后,结果武成博端着酒杯自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哭到伤心时,扔了酒杯自己趴桌子上什么也不顾了,哭得跟个孩子一样。结果大家又反过来劝他,陈振亭紧紧抱着武成博说:和尚,认识你好几年了,我是头回见你情绪这么激动啊。武成博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最后,大家是连拖带拽的把哭得死去活来的武成博给送回宾馆的。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