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女足排名

通过admin

体坛联播|中国女足亚洲排名仅第四阿森纳拜仁联赛开门红

在率先揭幕的英超和德甲中,阿森纳在客场对阵水晶宫——马丁内利为阿森纳打入这个赛季英超第一球,最终阿森纳2比0战胜对手。

在德甲揭幕战中,拜仁慕尼黑客场对阵法兰克福,卫冕冠军上半场就5比0领先,最终以6比1大胜法兰克福。

8月5日,国际足联(FIFA)官方更新了女足国家(地区)代表队的最新排名情况,中国女足位列世界第16、亚洲第4,与上期排名一样。

刚刚夺得欧洲杯冠军的英格兰女足由此前的世界第8位直接上升至第4位,夺得欧洲杯亚军的德国女足排名也超越瑞典女足,由第5位升至第2位,美国女足依然高居榜首。

女足亚洲区排名,朝鲜女足依然位居榜首,她们也是亚洲唯一一支排进世界前十位的队伍,中国女足则在日本、澳大利亚女足后,位列亚洲第4位。

8月6日凌晨,2022-2023赛季英超联赛揭幕战,阿森纳在客场2比0战胜水晶宫,取得了本赛季英超的“开门红”。

比赛第20分钟,马丁内利头球破门,帮助阿森纳1比0领先。这个进球不仅是本赛季英超的首个进球,也让马丁内利成为了英超联赛历史上首位打进赛季首球的巴西球员。

另外,这也是阿森纳第5次打进英超赛季首球,他们在这项数据上和利物浦并列榜首。

“热苏斯有能够为对手带来恐惧的因素——他总是伏在你的肩膀上,他从来没有站在原地,他总是在移动,他是如此犀利。”

这场胜利也是阿尔特塔率队在联赛里取得的50胜,自从2019年12月份成为枪手主教练以来,阿尔特塔的同期英超胜场数仅次于克洛普(64胜)和瓜迪奥拉(70胜)。

当外界都在猜测莱万的离去会对“十连冠”拜仁有多大影响,但是从赛季首秀来看,通过一个休赛期的补强,拜仁依旧攻击力十足。

8月6日凌晨,2022-2023赛季德甲联赛揭幕战,拜仁慕尼黑客场对阵法兰克福。上半场,基米希任意球破门打进拜仁赛季首球,随后帕瓦尔、马内、穆西亚拉、格纳布里均打进一球,穆勒两次助攻,半场结束,拜仁就以5比0领先法兰克福。

赛后,法兰克福球员罗德谈到了球队的表现以及拜仁的实力,他直言根本防不住拜仁,“在莱万离开之后,拜仁的比赛数据有了一些改变。进攻端的四名球员的表现十分灵活,节奏也强。”

拜仁主帅纳格尔斯曼也肯定了新阵容的表现,“在莱万离开之后,我们必须要做出一些调整,还要减少一些倒脚。当有四五个对手出现在你身后时,要想防守是很难的。”

近日,丁俊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晒出提前给女儿过生日的图片,并称:“爸爸撤啦,明年见!”

2022年斯诺克英国公开赛将于8月9日打响资格赛,这是丁俊晖在新赛季的首场比赛。

自今年四月在斯诺克世锦赛正赛上遭遇一轮游后,丁俊晖返回国内,接连缺席了2022-2023赛季的前两场比赛(冠军联赛和欧洲大师赛资格赛)。

丁俊晖将在北京时间10日晚贡献他在新赛季的首秀,迎战名不见经传的奥利弗·莱恩斯,晋级正赛当无大碍。英国公开赛正赛将于当地时间9月26日至10月2日举行。

随后,丁俊晖将参加于8月23日至28日进行的斯诺克北爱尔兰公开赛的资格赛。

日前该项赛事签表已经出炉,世界排名前16位的球员本赛季首次全员报名,丁俊晖将遭遇43岁的“机长”阿里·卡特,这场“世锦赛亚军德比”也成为北爱尔兰公开赛资格赛的一大看点。

在于7月上旬结束的2022年中国台协杯-全国斯诺克团体锦标赛上,丁俊晖与欧洲大师赛冠军范争一领衔的陕西队获得冠军。

在此次赛事中,丁俊晖的状态有回升之势,让人对他在新赛季赢得第15个排名赛冠军充满期待。

8月5日,2022华为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第三轮结束,柯洁领衔的夺冠热门深圳龙华队迎来本赛季首胜,范廷钰复出率领成都农商银行队获胜继续占据榜首位置。

拥有柯洁、时越、陶欣然和韩国外援朴廷桓的深圳龙华队前两轮遭遇连败,本轮面对江西金达莱环保队急需一胜提振士气。

主将战深圳派出朴廷桓对阵江西的辜梓豪,后者执黑在局面占优的情况下,中盘下出过分之着被朴廷桓逆转。

柯洁在与韩一洲的对局中拿下个人赛季首胜。其余两盘比赛中,陶欣然战胜彭立尧,时越快棋战不敌杨楷文,最终深圳龙华队以3比1胜出。

世界冠军范廷钰此前因疫情防控的相关政策要求,未能代表成都队出战前两轮联赛。当天范廷钰披挂上阵,在主将战中击败加加食品天津队的谢尔豪,助本队以2:2主将胜天津队。

通过admin

FIFA女足排名:中国队第16亚洲第4获得世界杯抽签二档球队资格

原标题:FIFA女足排名:中国队第16亚洲第4,获得世界杯抽签二档球队资格

国际足联女足排名:中国队排名亚洲第16位,亚洲第4位,在世界杯抽签中获得了二线球队的参赛资格。中国女足在本期排名世界第16位,亚洲第4位。与上一期相比,排名没有变化。既然眼前有一支球队决心无缘世界杯,中国女足也决心以二线月的女足世界杯抽签。

此前,国际足联已经宣布,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抽签仪式将于今年10月举行,下一次国际足联公布女足排名的时间将在12月。

在过去的一个进球周期中,中国女足在对阵中华台北的比赛中获得积分,与日本女足战平。唯一丢分的比赛是与韩国女足的平局。主要原因是韩国女足在世界上排名落后于中国女足。不过总的来说,中国女足的积分还在稳步上升,这也是中国女足如此重视东亚杯的原因。

根据国际足联世界排名确定小组抽签的原则,只要中国女足在参赛球队中排名第9至第16位,就会成为二线球队。

既然前面有球队肯定不能出现在世界杯上,而且排在中国女足前面的球队大部分已经拿到了世界杯名额,中国女足不可能成为种子队,并决心成为二线球队。

不过,与最后24支球队相比,中国女足仅排名第三。本届女足世界杯扩军至32支球队后,中国女足升格为二线球队。

通过admin

中国女足最新排名!

北京时间8月5日,国际足联在官网发布最新一期女足国家队排名,中国女足的位置相较上期没有变化,仍然排在世界第16位。

自6月17日更新上一期排名后,女足世界热闹非凡,进行了包括欧锦赛、美洲杯、非洲杯、东亚杯等多项赛事,据国际足联统计,期间共进行了不少于221场女足国家队比赛。

获得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女足锦标赛冠军的美国女足,仍然保持世界第一的位置。欧锦赛亚军德国女足升至第二位,获得冠军的英格兰女足则从第九位升至第四位。

在女足东亚杯比赛中以1胜2平战绩获得亚军的中国女足本期增加了3.88个积分,但排名没有变化,仍然在第16位。获得东亚杯冠军的日本女足,则超越澳大利亚女足升至第11位。

在亚足联成员内,朝鲜女足依然排在头名,也是亚洲唯一一支排进世界前十的球队,中国女足则在日本和澳大利亚女足之后,位列亚洲第四位。

通过admin

史上最火爆的欧洲杯过后女足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足球回家了!”在温布利大球场,在包括威廉王子在内的87192名球迷见证下,英格兰女足通过加时赛2-1绝杀击败德国女足,首次夺得女足欧洲杯冠军。

在赢得冠军后,伊丽莎白女王亲自发出贺电,7000多名球迷来到伦敦的特拉法尔加广场疯狂庆祝,女足运动又一次达到了顶流热度。

据英国媒体报道,约2000万名英格兰球迷在线上发表了庆祝话题或者线下实际参与庆祝活动,有大约1950万英格兰球迷在电视机前观看了这场比赛,创下本年度英国收视纪录。

而据福布斯统计,女足欧洲杯期间31场比赛的总上座人数达到574865人,是2017年荷兰女足欧洲杯的两倍多。欧足联官方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本届女足欧洲杯的收视率比上届增长58%,仅在小组赛阶段,就有超过1.5亿次社交媒体互动。

伴随着这几年全球的“她时代”达到高潮,从世界杯、到奥运会、再到各大洲际杯赛,女足再次被全世界所看到,女足的商业化进程,也走上了一条快车道。

但在前所未有的繁荣背后,是几代人默默为之付出的努力。而大赛的热度结束后,女足的未来,也并非很多人想象得那样一片坦途。

其实,女足能在如今拥有如此高的关注度,与其说是进步,不如说是回到了这项运动应有的位置。

在现代足球发源地英国,1881年5月9日,已经有明确的官方记录表示,苏格兰女足和英格兰女足在那一天打了一场女足国际比赛。而在1894年,已经成立了足坛史上第一支有据可查的女足俱乐部,英格兰女士俱乐部。

如果按照男足的发展路线,女足也早早举办世界杯,建立联赛体系,至少在英格兰,女足会发展得更快更好。

1921年英足总颁发了臭名昭著的女足禁令,此后欧洲大多数足协纷纷效仿英足总,对各自本国的女足采取了不同的“禁令措施”,硬生生把女足的发展推迟了大半个世纪。

等到1970年,英足总终于解除对女足的禁令时,男足世界杯已经举办了9届。

同样是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国会出台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明确要求:教育机构在体育奖学金、运动装备、体育设施和提供教练等方面,男女运动项目必须一视同仁,这才让美国女足迎来了名正言顺的发展机会。

而在那之前美国女足和欧洲女足一样,都是靠姑娘们“用爱发电”才有了以神父沃尔特-克雷格命名的、美国足球史上最早的女足联盟。

再看看女足欧洲杯这一路走来,也是民间与官方欧足联斗智斗勇,最终被欧足联接纳和认可的历史。

从1957年欧洲各国女性自发组织比赛,到1984年欧足联正式推出欧洲足球女子代表队比赛,将近三十年的女足发展空窗期,使得那一代的欧洲女足先驱们有一个自嘲的名号,叫“女足失落的一代”。

如果女足不被人为禁止,也许在商业化发展道路上不至于从零开始起步,这方面女子网球就是例子。

尽管在漫长的网球历史上,也有大规模取消女子比赛、性别之战等等女子网球发展的危机时刻,但并没有哪个国家或者网球协会组织像英足总一样,官方带头发文,禁止女子网球运动发展。这也使得女子网球磕磕绊绊发展至今,已经在商业化获得了成功,并且也是最快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的一项运动。

所以,如今女足的飞速发展和高关注度,其实是顺其自然的市场反馈,也是对过去那段黑暗历史的弥补。

女足顺其自然发展,并不等于野蛮生长,从无到有,从零到一,各国女足在“用爱发电”时期,都走过了漫长的道路。

比如今年的欧洲杯冠军英格兰女足,早在1984年女足欧洲杯还被称为“欧洲足球女子代表队比赛”时,英格兰队就站在了决赛赛场上。但再往后,由于没有正规的联赛体系,英格兰女足的职业化也停滞不前。那时候所谓的英足总女子超级联赛全国赛区,往往也只有十来支球队参加。

1995女足世界杯时,英格兰女足下榻的酒店里连开复盘会的会议室都没有,也没有专门的大巴接送她们去训练场和比赛场地,甚至连时任英格兰女足的主教练泰德-科普兰,都不是专职的主教练。

而英格兰女足迈向职业化的关键人物,是1998年从英格兰女足退役的国脚霍普-鲍威尔,她也是第一位全职英格兰女足主帅。

从温布利争取到第一间女足独立办公室开始,鲍威尔在英格兰女足职业化这片空白的领域一点点添砖加瓦,编写女足手册、建立青少年女足体系、建立英格兰女足专门的训练基地、建立专门的女足医疗团队、建立女足身体数据追踪档案……

经过近十年的摸索和努力,到了2007年在中国举办的女足世界杯时,英格兰女足国家队层面已经有了十一人的专门团队,其中包括:主教练鲍威尔、一名助理教练、一名守门员教练、一名队医、两名管理员、两名理疗师、一名运动科学家、一名装备管理员、一名视频分析师和英足总新闻官员。

在2008年女足U17世界杯上,英格兰进入了半决赛;到了2009年女足欧洲杯时,英格兰女足终于再次站在了决赛舞台上。

尽管那场决赛面对老练的德国女足,英格兰女足输了2-6,也是至今为止女足欧洲杯决赛比分最悬殊的一次,但英格兰女足继续坚持规范化的职业道路,这才有了2010年女超联赛(WSL)的筹划成立,以及之后获得赞助和单独的电视转播分成。

尽管有禁令限制,但在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足球传统强国,自发组织的女足比赛仍在进行。在1970年欧足联解除女足禁令前后,各国的女足联赛也纷纷建立起来。

1968年,意大利率先成立女足联赛;1975年,法国女足联赛也在法国足协领导下逐步恢复;西班牙女足联赛在1988年有了雏形;德国女足联赛建立得最晚,在1990年才初创,不过在那之前,德国女足从“大国家队政策”起步,从非官方比赛打起,最终成为了拿过两届女足世界杯冠军,拿下八次女足欧洲杯冠军的超级强队。

而我们中国女足的老对手挪威女足,她们的联赛也在1984年完成初创。其他北欧女足的联赛框架搭建也很早,1972年冰岛女足联赛成立,1973年丹麦女足建立联赛制度,瑞典女足稍晚一些,但也在1988年拥有了联赛。

起初,这些国家的联赛制度并不完善,经常也会出于各种原因规模缩减甚至停办。强如美国女足,她们的联赛也经历了从USLW联赛、WPSL联赛、WUSA联赛、到现在NWSL联赛的多次变换。隔壁拿过世界杯冠军的日本女足,她们在1989年设立全国性质联赛,当时混杂了职业球员、社会人、大学生和高中生,也很难保证联赛的专业度。

但她们全都没有放弃,而是一点点拼凑起了各国联赛的骨架,建立起医疗保障、数据支撑、科学管理,为之后女足的大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22年3月31日,欧冠1/4决赛巴萨女足对阵皇马女足,这场国家德比有91553名观众入场,创造了单场女足比赛现场观众的人数纪录。

但这个新纪录仅仅维持了不到一个月,2022年4月23日,欧冠半决赛,巴萨女足在诺坎普迎战沃尔夫斯堡女足,91648人的上座数,再次刷新历史。

而7月25日的女足非洲杯决赛上,东道主摩洛哥女足在家门口1-2不敌南非女足,痛失冠军,那天有超过6万人涌入现场观战,赛前3小时球场已座无虚席。

the athletic这张依据2020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所做出的表中,从“经济就业参与度”、“教育成就”、“健康和生存”和“政治赋权”四个角度综合评定,展示了欧洲范围内各个国家女性的生存现状,其中我们就能找到一些端倪。

在性别平等程度上,八次夺得女足欧洲杯冠军的德国排名第六,拿过两次女足欧洲杯冠军的挪威、拿过一次女足欧洲杯冠军的瑞典和荷兰,排名也非常靠前。

另外排名靠前的冰岛、丹麦、芬兰、瑞士,也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着手建立女足联赛。

意大利则是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在《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意大利下滑非常严重,仅排在第76位,比哈萨克斯坦和乌干达等国还低。

而作为老牌女足强国,1968年就建立了女足联赛的意大利,虽然没有夺得过女足欧洲杯,但11次参加女足欧洲杯也是所有国家之最,但近年来意大利女足的表现持续下滑,足以表明女足的发展是建立在女性政治赋权和本国人均经济水平之上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欧洲女足即使经历半个世纪的禁令,依然能够马上起飞。欧洲本身拥有发展女足的良好基础,欧洲男足更是提供了可以学习借鉴的成熟体系。

根据去年发布的FIFA世界女足报告统计,有66%的女足俱乐部是隶属于男足俱乐部的,一方面这种隶属说明,男女足依然存在巨大的差异和不平等,但另一方面,女足隶属于男足,可以让女足尽快实现与俱乐部硬软件设施的全面接轨。

相比之下,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缺少成熟足球体系的大洲和国家,发展女足自然存在天然劣势。

非洲国家队近些年也一直在搭建自己的女足联赛体系,尼日利亚早在1989年就拥有了女足联赛,南非2009年建立的SAFA女足联赛由14支球队组成,赞比亚也在2021年建立了女足联赛,当年就打进东京奥运会女足小组赛。

可是无论从客观政治经济条件、女性生存水平,还是赛场条件,赛事运营来看,非洲女足很难与欧洲女足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世界女足向职业化、商业化迈进的这条路上,本来就充满着贫富差异,充满着字面意义上的不公平。

从FIFA的世界女足报告来看,2021年女足俱乐部的平均开支是70万美元,但细看下来有50%的女足俱乐部平均开支少于30万美元,其中平均开支较高的联赛,除了现在非常火热的女足英超,就是我们中国的女足联赛。

至于收入就更捉襟见肘——全世界女足俱乐部中,只有13%的俱乐部报告收入超过100万美元,这还是在很多俱乐部收入与和男足深度绑定,以及各足协补贴支持的情况下。全球范围内的女足俱乐部平均收入为50万美元,中位数更是只有20万美元。

更让人担忧的是,即便现在女足热度这么高,如今全球依然有70%的女足俱乐部财务亏损,只有22%的女足俱乐部基本收支平衡,8%能独立财务盈利。而这70%的亏损俱乐部中,又有29%是在五年之内拿过联赛冠军的。

同样的,当我们看到女足大赛观赛人数不断增加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实际上截止到2021年,全球女足28个联赛中,平均上座人数仅为1061人,仅为最高上座数的十分之一。

2018-19赛季各国女足联赛的平均上座数,多数国家每场都不足1000人

在统计中,那些联赛上座率高的俱乐部,商业收入是低上座率俱乐部的四倍之多。

另外在球票方面,能够提供季票套餐的俱乐部,上座率和收入也是正相关。能够提供季票的女足俱乐部,平均上座率在1400人次左右,俱乐部营收也在80万美元左右,而那些无法提供季票的女足俱乐部,收入大多在30万美元这个关口徘徊。

这也就是为什么英格兰女足队长威廉姆森赛后说,“希望我们夺冠能改变社会,这届欧洲杯我们把整个国家团结在一起,让体育场内坐满了观众,现在我们想让更多人来看我们的联赛。”

之前有很多媒体报道过,女足英超联赛获得了每个赛季大约800万英镑的转播合同,认为这是女足商业化发展的重要标志。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其实只是特例。在全世界女足联赛中,65%的女足比赛并不是在电视台直播,而是经过转录后分发到各媒体平台进行播出。只有26%的女足联赛比赛在国家电视台直播播出,8%的女足联赛比赛在各个地方电视台或者在线媒体平台播出。

那些有转播权的女足联赛,平均能产生70万美元的转播收入,而其他没有转播权的女足联赛,平均只能产生10万美元的转播收入。

而且这两年各国体育产业都笼罩在疫情阴影之下,本就处于商业化初级阶段的女足,在疫情之下受到的打击也不小,其中只有不到24%女足俱乐部预估收入不会受到影响,其他76%的俱乐部预计与前一年相比,收入都将减少,无疑令女足发展雪上加霜。

女足俱乐部的发展不平衡还表现在社交媒体上,不同球队和联赛的俱乐部,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量差异非常大。

目前很多女足俱乐部是和男足深度绑定在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以Instagram、Twitter和Facebook为例,如果俱乐部在这三大社交平台上至少拥有一个10万+粉丝的账号,那么她们的营收就将多出10万美元;

如果俱乐部在这三大社交平台上至少有一个账号超过100万粉丝,她们将比没有百万粉丝账号的俱乐部营收多出77万美元;

如果俱乐部在这三家社交平台上全都拥有100万+粉丝的账号,那营收将达到220万美元。

显然亚非拉国家的女足在这方面又成了“”,这些资源上的贫富不均,很大程度上成了女足商业化发展的拦路虎。而这种差距并不会因为女足迎来流量时代就缩小,反而会越拉越大。

一项运动要走上商业化发展道路,不仅要看金字塔的塔尖,更要看到地基。由于不同国家、俱乐部发展的严重不平衡,女足运动员的保障问题始终是一大隐患。

据运动医学专家们的论文、数据分析,在篮球、手球和足球等运动项目中,女性运动员的前交叉韧带(ACL)撕裂率高得惊人,女篮运动员是男篮运动员的3-5倍,在足球项目上,女足运动员受伤比例是男足运动员的2-8倍。

触目惊心的受伤率,实际上和男女本身的生理差异有关,比如男性股骨底部与膝盖交界处的沟比女性大,女性这条较窄的切口使得前交叉韧带在运动时容易受到限制;比如女性的臀部比男性更宽,这会影响膝盖对齐,让女性更容易膝盖向内移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内八或者内翻,这个动作给前交叉韧带带来了压力,当落地、跳跃等剧烈运动时压力会翻倍。

本届女足欧洲杯决赛中绝杀后脱衣庆祝的凯莉,去年就曾因十字韧带撕裂缺席了近一年,今年4月才伤愈复出。能够顺利复出并在决赛中有这样发挥,非常不容易,因为受伤后除了手术治疗之外,运动恢复、饮食习惯调整等等也都非常重要。

尽管大多数女足俱乐部可以定期使用男足俱乐部共有的基本训练设施,比如健身中心和医务室,但只有少数能够使用更为专业的设施——32%的女足俱乐部能使用球员休息室,21%能使用游泳池,仅有19%可以享受到水疗和康复区的赛后服务。

另外女性运动员还要普遍考虑到生育问题。像美国女足的邓恩和摩根,作为女足妈妈球员可以享受美国国家队的福利,包括产假和带薪保姆护理以及特定的机票、酒店房间、餐补。但显然不是所有女足球员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那些得不到相应保障的女足队员,职业生涯的平均寿命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受伤几率也大大增加。

如果女足球员们因受伤或者生育等多种原因,没办法继续职业生涯,她们之后的生活是否能得到保障呢?

实际上有58%的女足俱乐部能帮助球员发展退役后的职业选择,包括考教练证、行政职务职业培训,但还有近一半的女足俱乐部没法给退役的女足球员提供职业发展岗位。现有的女足俱乐部有79%工作人员与技术人员少于10人,只有55%的女足俱乐部能全职聘请女足工作人员。

医疗保障跟不上,就业保障还有待继续填补缺位,只有将这些金字塔底的地基慢慢补上,女足的商业化才有可能走上没有后顾之忧的正轨。

说了这么多,作为一个女性体育作者,我很希望看到女足蓬勃发展,也非常希望看到那些来自欠发达国家、地区的女孩子们,能通过足球改变自己的命运,开眼看到世界。

但和绝大多数女足从业者一样,我们更希望看到对女足的关注,不仅限于某一届大赛,或者某一场比赛制造的热点,而是踏踏实实打好基础,走好每一步。

更何况这些年疫情的影响,让很多女足俱乐部刚刚有些起色,又面临重大打击,如果我们不能尽快完善女足俱乐部体系搭建,没有办法稳定让女足独立营收,那么像考文垂女足濒临破产的新闻,会一次又一次给女足商业化蒙上阴影,让女足的发展之路走得更加艰难。